由“㵘㵘”想到的《反对党八股》之文应时
作者:陈先义  来源:大爱网  时间:2024/2/18  浏览:506

                            由“㵘㵘”想到的《反对党八股》之文应时       

                                                                       陈先义      昆仑策研究院

                                                                   (原标题:陈先义:又一股歪风在流行)


       不知道你发现没有,过年期间,自从央视推出了“龙行龘龘”这个新词之后,当初人们还感觉很新鲜,但渐渐地,大家就觉得不对劲儿了,由媒体推出的各种生僻字、怪异字扎堆涌现。除了“龙行龘龘”,还有“前程朤朤(lǎng)”、“生活䲜䲜(yè)”、“百业骎骎(qīn)”、“财运㵘㵘(màn)”等等,眨眼之间,我们仿佛又回到了秦汉年代。许许多多藏在故纸堆里本已发霉腐烂的字,不知何故,集体还魂了。于是,为了写这些和读准这些字,人们翻辞海、查词源,其中不少就是已经在字库里稀少出现或者没有了。
        到底怎么看这个事?我看非常值得研究,到底是文化的发展和进步,还是其它,我看这是个大问题。在我看来,央视作为最为重要的媒体,带了一个极其不好的头,它助长的是语文文字的倒退,有装腔作势之势,无传承文化之意,完全是审美上的一种低级趣味。

73bc700b147a6ba961127b6c445a703.jpg


         毛主席在《反对党八股》中曾列举党八股八大罪状,痛批那些以脱离群众、让百姓看不懂、不明白的生僻怪语、怪字,以为自己便有水平,便高人一等的做法。毛主席表示深恶痛绝,把这种现象看作为败坏党风文风的敌人,号召全党非要根除不可。眼下由发霉的古字突然被重新挖掘包装起来,这种现象不可小觑,因为这种风气的败坏就是党八股的又一种在资本横行年代的最新表现。
         这种表现的特征就是以蔑视群众为光荣,从语言污染和腐败开始,弄一些玄而又玄的提法,让老百姓一头雾水。这些年,老百姓对经济问题的一些打着改革名义的新理论之所以称看不懂,就是因为这些。一些公知们惯用的就是这样一种手法。你老百姓看不懂了,就没有办法质疑和批评。何况在引导上又提倡“不争论”,所以一些西方的普世价值观始终在横行无阻。那些戕害我们经济发展的所谓“接轨”理论害得我们搞了几十年改革,忽然间百姓变穷了,国库好像也不充实了,弄得老百姓好像一下子打回到了原型。这一切,都是利用一些稀奇古怪的新词洋词,愚弄百姓的结果。
       文字问题,不是一个小问题,毛主席在《反对党八股》中号召,语言文字进步的标准就是让田间地头的草民百姓听得懂看得懂,而不是用一些生僻古怪的语言文字去糊弄百姓。继承民族文化传统要以老百姓能够接受为标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社会语言学之父陈原就在《语言与社会生活》中说,“如果在日常生活中,在我们的社会生活中,充斥着许多看起来很正确,但实际上已不传达任何有效信息的语言,那么语言有什么用呢?这是我们经历到的一种污染灾难。”
        陈原先生说这是灾难,这话说到了要害。事实其实就是这样,语言污染的危害,其实比环境污染更可怕,因为语言污染,最后毁害的人的灵魂,环境污染给身体造成的损害,只要换到干净的地方,假以时日,尚可以调养。但是语言污染带来的精神损害,往往终身难以治愈。
         这些年,我们在党八股问题上,在语言脱离群众的问题上已经走的太远了。这个“龙行龘龘”、“前程朤朤”、“生活䲜䲜”之类,不过是一种典型表现,是打着文化传承的名义,对广大群众的一种蔑视。特别是主流媒体带头这样做,这种审美观念是一种倒退。其实,在考虑满足群众娱乐需求的同时,必须追求高尚的审美趣味。
          今年春晚的个别节目审美趣味是很值得商榷的。比如那个歌曲《难忘今宵》的重要节目就不怎么样。群众批评说:“黄某某唱出了寡妇的心酸、光棍的煎熬、大龄剩女的惆怅、囚犯的悔恨、低保户的艰难、失业者的无奈。”这个本来是全民喜庆的节目被唱出了这种感受,你能说节目过审过程不需要反思吗?群众给出的许多适合演员可以说都会唱出人民的喜庆,唯有这个黄某某外加几个准娘炮的表演,大大破坏了人们的节日喜悦欢乐之情。群众的批评虽然有几分刻薄,但是多少说出了问题的实质。实在值得相关媒体三思。
           我们有些机关部门,自以为用那些生僻古怪的字词便是显得了水平。其实,这是大大错误,你向群众讲话是干什么的,是要群众懂得明白你的讲话,而不是要群众一头雾水。笔者曾经参加过给某个领导起草讲话的活动,结果第一次碰头会主持人就说,今天不动笔写,就是想,想什么?想那些别人没有用过的古字怪词新鲜词,这样才能让领导一鸣惊人。我顿时几分惊讶,这样一种出发点,这不是糊弄群众吗?问题是现在各级领导的讲话,那些省部级司局级大人物的侃侃而谈,基本上就是这样一些习惯套路。
          所以,群众就经常批评一些似是而非的古怪词汇。比如,裁员和失业,似乎是嫌这两个词丢人似的,偏偏叫灵活就业、优化,或者慢就业。比如,前些年用一些新词将某种行为污名化,于是就有了“恶意返乡”“恶意讨薪”“恶意躺平”这些极其荒唐的说法。你给有关部门工作提点意见,说你是“带节奏”“吃人血馒头”等等。明明是减产不说减产,却说这是“负增长”,明明是贫苦户、返贫户,不,表达时一定要说时“待富人群”。这种文字游戏,实在让人啼笑皆非。如此等等,不一而足,这种破坏语言,造新词说假话的歪风,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恶劣程度。这种歪风造成的结果,让我们的高层难以了解基层真相,把被歪曲的事实当成了普遍现象,结果很难做出正确而果断的判断。

     “龙行龘龘”、“前程朤朤”之类,不过是语言文字被恶意污染的表现之一,生活中这类情况已经充斥于方方面面。像治理环境污染一样,下大功夫治理语言污染,根除党八股给我们的工作造成的危害,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去年,联合国大会决定将我们的汉语作为联合国主要使用语言,在这个时候,我们保护我们的语言安全,时下显得更为迫切。现在,对语言伤害最大的是某些短视频,满篇就是错别字,已经让人不知就里。试想,既然你把它作为新媒体看,为什么就不能加以严格管理和清理呢?比如,只要在错别字标准上不达标,就可以停止经营,你试试看,不信解决不了。一个简单办法就会立即生效。问题是这是私营媒体,没人过问,因为这与资本有关。但凡一挂上资本,便无所措手足,这就是眼下的顽症所在。
         汉语的星空本来璀璨无比,无数先贤的经典诗文,就像一颗颗璀璨的星星,照耀着几千年的中华文化天空。可惜,今天的汉语世界,充斥着空话、大话、假话、废话,甚至脏话,让人绝望窒息。亲爱的同胞们,保卫我们的汉语,维护它的纯洁性,每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都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哪怕它贵为央视、贵为人民日报,在语言文字问题上,都应该也必须责无旁贷地自觉接受人民的监督。要闻过则喜,不要动不动就动用权力去搞删稿公关,那不是我们党的作风。当然也包括对待本文。


(作者系著名文艺评论家、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网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才汇聚 | 互信同心 | 大爱基地
Copyright @ 大爱网 All right reserved. ICP备案号:京ICP备110296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