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对生物战的精准预言
作者:伯明登 连山道  来源:大爱网  时间:2022/12/7  浏览:991

           三年前对生物战的精准预言

           ——中华民族的崛起,需要打赢五场高能战争


                                   伯明登 连山道


          俄乌战争,俄罗斯在乌克兰发现的生物实验室所遗留的证据,证明了殖民资本在恶意制造生物战争。

       《中华民族的崛起,需要打赢五场高能战争》这篇文章在三年前发表,就精准的预言了生物战。


         中华民族要崛起,美国要遏制中华民族的崛起,这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表面看是中美两国博弈,实质上是以中国为代表的公道世界与美国为代表的私道世界的大博弈,决定着未来世界的命运与格局。

         这势必是一场持久的斗争,中美博弈只是这场全局斗争中的一个局部,但又是事关全局的关键。中国必须打赢中美博弈的战争,这不仅关系到中国人民的命运,更关系到世界人民的命运。中国必须敢于战、善于战,战则必胜,妥协投降是没有出路的。中美博弈,是一场全方位的高能战,概括起来有五大方面,分别是高能经济战,高能军事战,高能政治战,高能文化战,高能生物战。愈演愈烈的中美贸易战,只是高能经济战的组成部分。


                      高能经济战


       资本联合资本,以美国为首的垄断资本集团,已经对中国形成围遏之势。垄断资本正在全方位、系统的做空中国经济、掏空中国经济,并以市场经济国家地位要挟中国,使中国陷在低能级的市场经济漩涡里,经济形势千钧一发。垄断资本做空、掏空中国经济的目的,一是控制中国经济,二是收割中国经济,三是崩溃中国经济。并由此及彼,由经济崩溃,引起社会动荡,动摇人民对政权的信心,导致政权解体,使前苏联的覆辙在中国重演。中国要打赢这场高能经济战,需要守正出奇,对内对外系统运筹;摒绝自由派经济学家的对美妥协投降主张,敢于对美亮剑,攻击美国的漏洞,战则必胜!对内对外的经济运筹和秩序重构,必须抛弃低能级的单维市场经济理论,理由有三条:第一条:市场经济理论基于假设的完全自由、和平、公正、透明的市场环境,在经济战的背景下,这种假设的市场环境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说在当下经济战的环境下,这种市场经济理论是不适用的;第二条:市场经济理论,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理论,有利于发达国家的资本扩张,不利于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安全,发展中国家完全照搬市场经济理论,必将导致国内经济逐渐为国际垄断资本所控制;第三条:自由主义市场经济理论,是低层级的、有缺陷的经济学,隐藏着垄断资本控制收割全球经济的木马,本质上是进行经济扩张、控制、收割、殖民的工具,故意隐藏回避了高层级的经济学内涵。中国经济继续沿着低能级的单维市场经济学理论,继续让自由派经济50人、金融40人的洋八股指导经济金融政策的制定,必将陷入垄断资本早已设计好的经济围遏陷阱;中国经济要跳出陷阱,回归安全健康的发展轨道,必须构建计划经济、福利经济、环境经济、重力经济四个经济支柱,构建市场经济、产业经济、金融经济、文化经济四个经济层级,构建系统健全的高能经济引力场,使中国经济以8-10%的增长率继续增长10年、20年、30年。


                     高能军事战


        无论中国是否打赢了经济战,军事战都不可避免。如果中国打赢了经济战,发动军事战争,就成了霸权垄断资本遏制中国的最后一搏;而如果中国爆发了经济危机、金融大崩溃,垄断资本也将进一步发动军事战争以达到彻底打垮中国的目的。要打赢中美军事战,不仅仅是单纯的军事领域的较量,而是经济、政治、文化、信息、外交、军事多个领域的高能博弈。胜兵先胜的关键,一是在于确保国内经济安全;二是做好国内国际的军事战争准备。中美军事战,将是三次世界大战的局部战争。三次世界大战,有两个主战场,第一个主战场是在中东,第二个主战场在东海。在国际,要用正义的联合对付非义的联合。在国内,补齐军事领域的短板,扩军备战。


                     高能政治战


       中美政治战,是未来世界的主导权之战,是不可避免的历史必然。用基辛格的话,颇能代表垄断资本集团内部的声音:担忧中国恢复其中央帝国的历史地位,成为人类社会的主宰者。当下,美国自认为是世界的领导者,不容许挑战者的存在,而中国已经被定义为主要挑战者,韬光养晦的策略已经失效,妥协投降的策略也是行不通的,因为中国不是小国,美国不会放心地接受具有挑战威胁的附庸国。政治战投射到经济战层面,使经济战更多的承担着政治战的任务,所以当下的中美经济战不能单纯的从市场经济因素去考虑,更应该考虑到经济背后的政治因素,这样一些市场经济理论解释不通的经济战现象,从政治战层面就能豁然贯通。资本宪政,必然被垄断资本操控。资本联合资本,通过垄断资本控制经济、文化、政治,垄断资本是资本主义的控制主体。现在中国,自由派经济学家,攻击体制有问题,叫嚷体制创新,其实质是为垄断资本渗透控制中国政权鸣锣开道。俄罗斯实行了宪政,但俄罗斯依旧是美国的遏制对象。中国即使实行了资本宪政,美国依旧不会允许一个强大统一的中国存在,彻底分裂中国、动乱中国、弱化中国,会是美国遏制中国的长期目标。所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抛弃任何对美国为首的垄断资本集团的幻想,提高警惕,防止经济、军事、文化、政治、民族等多种形式捣乱破坏,坚定的走中国自己的路,说中国自己的话!


                    高能文化战


        西方垄断资本集团掌控着现代意识形态话语权。为什么要掌控意识形态话语权,因为群体意识的指向性,形成群体行为的向心力。西方价值观主导下的群体行为,自然被西方所引导,为西方在全球的利益服务。去中国中心化,塑美国中心化,美国向中国输出他们定制的意识形态,包括市场经济理论,一直不遗余力。中美意识形态竞争,目前为止,美国主动,中国被动,美国定制的意识形态占据了中国主流话语权,使中国负向价值观泛滥成灾,正向价值观隐迹藏形。传统道德价值观失落;爱国主义、民族主义跟民粹主义划上等号;极端的拜金主义、个人主义、自由主义,上升为主流群体意识;对中华民族妄自菲薄,对民族英雄抹黑嘲弄,追随西方普世价值观,奉美国模式为自由世界楷模。这种意识形态竞争的结果,使中国裸官、裸商以移民美欧为荣,中国财富大量外流,更甚者一部分裸官、裸商奉美国为自由世界的宗主国,成了反中国急先锋。近600万裸官裸商,每个人平均转移1000万人民币财富,中国即将有60万亿人民币财富转移至美欧,形成从中国流向美欧的负向财富引力场,这对于经济战环境下的中国经济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漏洞,使中美经济战博弈的天平向美国倾斜。文化意识形态的营造,是一种高能的组织行为,是一种持久的社会行为,需要潜移默化的、润物细无声的渗透于学校教育、社会教育、商业、娱乐、文艺、体育、各种社会组织、各种社团活动中。文化意识形态的营造,是一种高能的组织行为,交给市场就是交给霸权垄断资本渗透控制。国家政府,在意识形态领域,不能做撒手掌柜。


            高能生物战


        对垄断资本集团来讲,要从根本上消除敌国的威胁,最好的办法就是大规模灭绝敌国人口。要大规模灭绝敌国人口,明刀明枪显然是不行的,最好的办法就是生物战。而现代的基因技术为垄断资本在无形中大规模灭绝敌国人口提供了逻辑上的可能。我们不要简单的认为这是阴谋论,在历史上看,民族斗争无所不用其极。现在的中国,未尚不是垄断资本早已暗中垂涎的风水宝地,未尚没有把中国变为第二个印第安的企图。利用转基因技术,灭绝中国人口,逻辑上主要有三种途径:1、转基因粮食:利用转基因粮食增产、抗虫、抗病、抗除草剂为掩护,暗中植入可导致中国人身体素质下降、智力下降、恶性疾病多发的基因木马,甚至植入可导致人群生育能力破坏的基因木马。而这种破坏作用的大规模发现可能要在20年、30年以后,等发现之后再来采取防治措施已经悔之晚矣。因为转基因大豆、玉米、小麦、水稻的普及,会使90%以上的中国人民日常生活不可避免的食用;所以转基因粮食对中国人民的潜在危害是普遍性的,其危害十倍、百倍于鸦片,毕竟鸦片的危害大部分人群是可以主动避免的。2、转基因疫苗:1993年起,中国儿童开始注射美国研发的转基因乙肝疫苗,目前已经有超过5亿的中国儿童注射。2017年开始,中国9~26岁女性开始注射美国研发的转基因宫颈癌疫苗。如果,美国恶意在这两种疫苗中植入了可导致破坏人生育能力的基因木马,那么对中国人口的灭绝是毁灭性的,到时候发现中国新生一代已经大部分丧失了生育能力,那么中国人口将锐减5亿以上。3、转基因病毒:利用转基因艾滋病毒、转基因流感病毒,以及其它多种转基因病毒与细菌,可以暗中发动灭绝性病毒战、细菌战。艾滋病在中国的高发,未尚不是生物战的实战。美国严厉禁止向中国转让高科技,为什么在转基因粮食、转基因疫苗领域对中国大开方便之门。民族大灭绝的事件,离我们并不遥远。在南北大美洲,那里曾经生存着近2亿善良淳朴的印第安人,在16世纪至19世纪长达400年的时间里,被外来入侵者屠杀殆尽。一个民族的生死存亡该由谁负责?民族的未来只有一个选项,就是“生存”,离开了这个选项,谁也负不起责任。鉴于这种潜在的、可能性的、灭绝性的生物战威胁,中国政府必须严守转基因粮食、转基因疫苗、转基因病毒的高能生物战边疆,容不得一丝丝的麻痹与松懈。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残酷的历史表明民族斗争无所不用其极。以上五大高能战争相互关联,而经济战尤其急迫。人为制造经济危机、金融危机是发动经济战主要手段,美国次贷危机恢复以后,启动了做空全球经济的经济战策略,通过做空,使全球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出现危机,垄断资本就可以抄底收割,这是垄断资本掠夺全球财富的一个既定模式。垄断资本正在加紧对中国发动一波接一波的金融攻击战,没有正确的应对战略,则系统性的经济危机、金融危机爆发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了。中国13亿多人口,一旦遭遇到俄罗斯一样的金融大崩溃,必定民不聊生;民不聊生,必定社会大乱;社会大乱,中华民族崛起的进程必然受挫。综上所述,中华民族的崛起,面临高能经济战、高能军事战、高能政治战、高能文化战、高能生物战五大战争威胁;中华民族躲无可躲,必须团结起来,直面战争威胁,敢于战、善于战,打赢五大高能战争!而高能经济战则是其中最为紧迫、最为关键的,必须战而胜之!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才汇聚 | 互信同心 | 大爱基地
Copyright @ 大爱网 All right reserved. ICP备案号:京ICP备110296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