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秀林:敌方隐性地盘锯着我方保卫大众健康的司令部
作者:编辑 纵观天侠  来源:大爱网  时间:2022/12/2  浏览:887

顾秀林:敌方隐性地盘锯着我方保卫大众健康的司令部


                                                                 纵观天侠


                                                               上古三皇文化公众号备用号




纵览天下事 观尽天下,几人能担天下事;纵览千古,多少可为千古魂!




编者重点提示:滥用疫苗,压制中医,那只能是出于同一个原因:敌方隐性地盘踞着我方保卫大众健康的司令部。

(文章虽然写于2013年,但论述的思想主题经过时空的跨越来到2020至2022,证明了实践是检验思想和真理正确性的唯一标准。从生物技术到生物医疗再到生物战争,所有轨迹令人深思觉悟!)

顾秀林:从SARS到H7N9:中医将再次大显身手!

(2013-04-17 17:55:55)发表于作者微博

 

          一个幽灵,H7N9,正在游荡。中国大众健康和疫病流行史的新篇章,正被它书写。

         难道是上天安排的巧合?此时此刻,恰是抗击SARS的大转折日十周年(2003-4-16)。10年前,最终还是靠了中医,制服了来势凶猛的非典型性肺炎流行,但是出于难以说清的原因,中医的新世纪辉煌,被掩埋了整整10年。

        中医治病的理论是: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兵来将挡,扶正祛邪,瘟病用瘟病方,湿热用湿热方,10年前SARS突然来袭,对于遭受了百年打压的中医,几乎就是一个生死考验,中医完满经受了这场大考,再一次用出色的疗效证明:中医理论正确,治疗有效。

         前几日,4-13,北京的中医治愈一例H7N9儿童的消息见诸媒体:《主治医师宋蕊:中西医治疗让京首例H7N9患者退烧2013-04-13 20:29》。http://www.qzwb.com/gb/content/2013-04/13/content_4370506.htm


         此时刻刻,中国媒体应该大力发掘这个亮点:中医治好了北京第一个确诊病人。这是一个标志性事件。10年前,中医能“双盲”击败全新的病毒来袭,那么今天只要让中医施展身手,什么H*N*,低于萨斯的凶险程度的一场禽流感,完全没有必要造成中国的大众恐慌、政府完全不必乱方寸,小心被人乘机再次戏耍。(200万份达菲备份——太搞笑啊)

         为什么媒体都不去采访这件事呢?非典10整年,又遇上H*N*,该好好回顾吧?中医的贡献该说了吧?为何继续回避呢?10年过去,H*N*来袭,中医应作为反击疫病流行的第一主打力量使用,应该没有疑问吧?如果还像10年前那样,抬高达菲、滥用疫苗,压制中医,那只能是出于同一个原因:敌方隐性地盘踞着我方保卫大众健康的司令部。

          只要用中医做大众预防和治疗的主力军,H某N某再凶险,必能被控制。下面是几点个人看法。


          1. 野鸟说:这是没有根据、无法证实的假说,有极大可能是一个处心积虑、混淆视听的佯攻战术。这假说在2009年猪流感发生前一年,由一位欧洲病毒学家首倡(似乎是荷兰人),在欧洲各国电视台大作广告式铺垫,该科学家拿到了许多经费,领着一个团队辛辛苦苦收集了许多欧洲候鸟拉的鸟屎,作了几万样本分析,可是一个H×N×也没有发现。他已经在一次国际学术会议上公开承认,他的假说不能被验证(恩道尔有文章分析这事件)。然而这假说已经如期变成主流说法,这就是“野鸟假说”要达到的目的吧?


          2. 试想:人类饲养家禽几千年?候鸟迁飞几万年?直到1997年前,何曾有过人禽共患的禽流感?凡是化学农业和密集饲养之前没有过的动物疾病,都仅限于两个来源:病毒演化,生物技术人工合成。但是再演化也不会有候鸟病毒与家禽病毒的合成、更不会从感染禽鸟一跳跳到感染人类,能双向打击的那种病毒,多半出自生物实验室(技术很成熟),再加转基因饲料食品的隐秘功能配合,就可造成莫名其妙的流行。

          病毒一旦释放就加入了微生物的生态系统,其后的发作,应随适宜的环境而出现,例如人的感冒病毒流行只在冬春季节;人畜禽共染病原体也会遵循此发作模式。

          10年来SARS只出现过一次,这倒是一个咄咄怪事。2006年辽宁锦州的禽流感,有借疫苗注射传播的现象。禽类的大规模工厂化饲养,是滋养病毒、促进病毒演化的最佳温床。解决问题最根本的对策是:逐步放弃高度密集的工厂化饲养模式,而不是扑杀散养鸡鸭,把动物饲养全部归入工厂。

          无论如何,野鸟说是一个证明不了的没有根据的假说,我希望中国的媒体和各科科学家不要继续被它牵住鼻子,还会制造国际纠纷。有不少科学家兴致勃勃地去“复原”野鸟生成路线图,很可悲,演戏骗钱,上当受骗。中国科学家不是也证明,候鸟拉的屎里没有找到H*N*吗?

          今日科学家,真听话。听主流的话。


        3. 仅当密集饲养成为主要生产模式后,鸡的呼吸道疾病才开始大发生和大流行。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得了个大礼包,这才有了禽流感杀人。不论是H多少N多少,都不出演化和实验室两个途径;至于人-禽-猪模式,我的估计:准备就绪,何时出手,决定权不在我们。


         4. 此次H7N9来袭,中医已经早早治好了一例,并经主媒报道过,窗户纸已经捅破,谎言气球已经漏气。如果用疫病自然发生的设想看局势,只要让中医放开手脚干,此役完全可控。用生物武器释放、打击长三角经济的设想看局势,这打击已经失去了最初的锐气,这么多天用了全国力量只找到64例,该想明白了,第一波打击已经过去了。除非对方有第二次、第三次打击的预案(如“人传人”),才会有第二个、第三个高潮。达菲是没有疗效只有副作用的假药,疫苗也是一样。。

          不管怎样,有真功夫、能上阵、可以制服疫病的,还是中医。


          5. “人传人”说开始热了,我的看法是:有可能发生,但其创意主要在制造恐慌。而我国官方竟然至今不提群众性预防,岂非咄咄怪事?原因,可能是因为唯一能用作大众预防的手段只有中草药,无用的疫苗需要等待7个月,而中草药在中国几乎成了政治不正确,在生命威胁和公众恐慌面前都不能启用,岂非又一咄咄怪事。


          6. 讨论大型问题的前提是分清基本的是非、心中有一个基本的估计,特别是对主流大腕人物,因为他们太热爱沽名钓誉、太不会承认错误、太没有自我批评。例如钟南山,如今他一言九鼎,但是2003年抗击非典时,他始终大力压制中医,平定局面后他可耻地抹杀中医的贡献,所作所为非常恶劣,也许只有这样,他才会被封为主流医学权威(中医几乎等于政治不正确!),让他有权随便讲话。对他说的每一句话,我都是先存疑后分析,分析后基本上不认同。对管轶的言论也是一样:他是WHO的代言人,早有足够的证据,表明WHO深受国际制药集团掌控,几乎就是一个卖假药、操纵发布虚假大流行病最高级六级警报的国际大黑帮。对国际组织就像对一切事物一样,要有分析有判断,不能盲目相信。

         希望大家分析我的看法,稳住自己的心情,保持身体健康。禽流感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们有中医,非典都抗过了,禽流感也能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才汇聚 | 互信同心 | 大爱基地
Copyright @ 大爱网 All right reserved. ICP备案号:京ICP备110296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