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求做人魂不灭
作者:柏 青自述 山 川整理  来源:大爱网  时间:2022/8/14  浏览:280

只求做人魂不灭



自述


【编者按语】:

一个从未上过艺校,从未拜过老师的人,经过几十年“苦行僧”般的奋斗,在书法、金箔画、诗词理念艺术、标识设计等多方面取得辉煌成就,其书法被汉仪公司命名为“柏青体”收入标准字库中,令人感慨,更令人感动地是他坚持艺以载道,创新宣传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思想,而且多次向社会捐献宝贵的艺术品——150米奥运长卷、《道行天下》首创本……这种以苦为乐,奋发图强,终有大成,又甘心奉献的精神必将浩气长存。



北京安定门一筒子楼内。

我的书案上有一根雕作品,自取名为“苦行僧”。多少年来,这位“苦行僧”陪伴着我进行书法创作、绘画研究、广告设计等工作。“苦行僧”脸上的刻纹使我不时联想起自己经受的一次次人生打击,“苦行僧”飘然的胡须又激励我常常夜半披衣而起,拿起笔来,为艺术吗?不!20005月,申奥参与标识设计时写诗一首足以明志:龙的传人这样写,一撇一捺人有节。不争人生名利贵,只求做人魂不灭。


                  柏气何来


我出生于辽宁海城县西白石一个小山村里。父母靠摆地摊维持生活。我常像小尾巴似地跟在母亲身后串村子,无论酷暑严寒,除非天气不好,摆不成摊,就难得在家玩上一天。东北的隆冬,滴水成冰,为了不被冻死,我还得提上篮子到处拾煤渣,煤渣捡不多少,小手小脚却全冻得出了血口子。尽管如此,但我并不觉得有多苦。过年了,照样欢天喜地地放鞭炮高兴,虽然是捡来的未响鞭炮在自家里过过瘾。我觉得苦,是经历了不应有的几次人生打击。

解放初期,由于爷爷被划成富农,父亲被划成小商人,因此我受到成分论的影响,1962年初中毕业后未上成北京工艺美术学校,后来一打听,才知道专业通过了,政审没通过——这是我受到的第一次打击。我心灵受到严重伤害。

还有一次打击更严重,1965年,我发奋考上了北京工商管理专科学校,即现在的北京经济学院,但文化大革命爆发后,家被抄,父母和兄弟几个从北京被遣送回原籍。当时我一无所知,周六放学回家,看见家门被封,隔窗而望遍地狼籍,亲人已不知去向。就这样,我一下子孤苦伶仃,成了有家难回的“黑五类子女”。二十出头的我,只得咬牙忍悲回校继续参加活动。

现在想来,也许正是残酷的现实生活反而激起了我的斗志,成就了我。遭受第一次人生打击时,我便暗暗立下了宏伟的志向——不进艺校,不弃艺术,不求教师,靠自己,走出一条路来。

上不了艺校,我报考上了北京九中,当时男生宿舍位于翠微山法海禅寺中。每天,我们在老师的带领下,上山住宿,下山上课。翠微山上,那挺拔的苍松翠柏时时激励我自强不息。学艺路上,每当感到困难的时候,我就独自跑到山上感受松魂柏气,以坚定自己的学艺信念,也就是在那时,我给自己起了个艺名——柏青,号苦行僧。

遭受第二次人生打击时,我虽然感到社会地位低下,政治前途渺茫,但出于一腔革命激情和对伟大领袖的热爱,且已能发挥自己的艺术特长,所以办小报、搞宣传、写大字报,整天忙得不亦乐乎,没有混日子。


              柏气自来


时光飞逝,转眼已近而立之年,尽管自己不甘沉沦,但反思一下深感内疚。过去的10年,自己忙忙碌碌似乎生活充实,实际上只是一味盲目地跟在别人后面跑,不仅完全失去了自我,而且背离了原来学艺的目标,这实在是对宝贵生命的极大浪费。于是,我毅然做出选择并自作诗激励自己:羊群行为莫效仿,为人应当自主张,物竞天择求生存,依赖不如发己长。从那时起,我开始将所有时间用于研究博大的中国传统文化遗产。书法方面,从甲骨文、钟鼎入手,依次揣摩隶书、魏碑、仿宋、草书等名贴。现在“柏青体”已被汉仪公司收入标准汉字库,但回想艺术研究数十年间,我受着异常清贫生活的煎熬。

我的房间只有十几平米,一张铺板,既当桌又当床。工资微薄,为省吃俭用专心艺术,一年里仅用两罐煤气,一斤油。一斤面条分三顿吃,一锅稀粥就着咸菜喝三天。平日里不请客会友,一为省钱,二为节时。有人说我“不食人间烟火”,有人埋怨我“不通人情世故”,更有人嘲笑我是“精神病”,都不能动摇我的意志,案头上那尊“苦行僧”理解我就行了。

多年精力与体力的巨大透支,使我患上了严重的气管炎和肺病,吐了血,一度被迫中止了研究工作。但我对未来、对艺术、对人生的信心从未泯灭过。这除了“苦行僧”的陪伴,还得益于我偏爱梅花。

我爱梅花,爱得如痴如狂,我爱它清香醉人,凌霜傲雪,敢向雪中出,独占天下春;爱它的品格;爱它的气节。“泼墨挥毫十几年,尤画梅花最有神,何故心绪至如此,唯有此花最知君”。

梅花成了我精神的寄托,画梅,写梅,我竞奇迹般地恢复了健康。


                 柏气长存


霜打青松松更青,雪压梅花梅更红。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感到长期束缚我的桎梏被彻底打开了,研究的艺术领域也不断结出硕果。

设计标识方面,我为人民大会堂、信息产业部、燕郊开发区等一百三十多家单位设计的标识,得到了肯定和好评。特别是给京西佛山陵园设计标识时,我花了很大的功夫,通过深刻体悟《心经》“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句,设计出“万物皆空,吾心即佛”的标识。使用户非常满意。

金箔艺术方面:金箔艺术,指在钛金上用连线敲击而成的艺术品。我对此大胆开发研究,创作出点箔画。19971123日,中国佛教协会组织佛教界参拜北京八大处佛牙舍利塔时,我的点箔佛教题材画是唯一进入佛牙塔与佛指骨摆在一起的作品,受到开光祭拜。

书法方面:我尝试用多种书体表现书法艺术取得突破。

齐白石说:“今人摹古,古人摹谁”。艺术、书法需要创新。秉承这种思想理念,我在研究古今书法的基础上,以科学的辩证思维方法进行创意,将书法诸体融为一体。结体上形成粗细、大小、虚实、刚柔、方圆、曲直的大反差效果,使每个字,既有稳重感,又不失灵动,真是别开生面。2001年,中国汉仪公司把我的书法艺术定名为“柏青体”收入标准字库中,2002年春节后,“柏青体”开始在社会上推广使用。

同时,文以载道,艺以载道,为宏扬中国的伟大的哲理思想,我把自己写的人生感悟诗融入到作品中。实际上,哲理思想融入书法作品中,结合茶道、棋道、扇道、十二生肖等民俗文化创作出壁饰作品,妙趣无穷。

回首过去,我没有拜任何人为师,没进过一天艺术院校,取得一点艺术的成果,靠什么呢?靠信念。我坚信“逆境人生随时有,辉煌自古坎坷出”;我信奉“只求做人魂不灭”。

其实,说到底也算不得什么,但几十年磨砺后,我的心里自然流淌出一首歌就自足了——柏气长存,浩气长存。这首歌的底色就是舍得,

就是奉献,就是无极。

(山川整理)


【柏 介】


柏青,原名张福恕,祖籍辽宁,现居北京,孤宿京城安定门一筒子楼内几十年,终有大成后,迁至中国画家村——宋庄。柏青慕松柏风姿,自取名以立志,后又一改节俭习惯不惜重金买一根抱石——达摩,置之案头,不时欣赏,自号“苦行僧”。

“苦行僧”深受文革时期“成分论”之害,本已考上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却不能入学,退而进了北京经济学院,毕业多少年了,仍然不懂经济,却无师自学、自通、自创了“柏青体”书法。此书体被收入国家标准字库,受到社会欢迎。同时,柏青出有诗集《何需百草集》,旨在弘扬中华民族精神,并剖析人生喜怒哀乐以醒世。

钟情佛道禅,心阔纳百川。跳出五界外,胜似百草仙。能言苦与乐,善解忧与烦。墨花能通神,悟后天地宽。

柏青诗书理念的出现,正是中华五千年文化博大精神的积蓄和迸发。

悟后的柏青仍然活得简单,活得单纯,但渐渐地走出了孤寂——向北京体育大学捐赠珍贵书画,向国家图书馆捐献珍藏本……

柏青希望走进人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才汇聚 | 互信同心 | 大爱基地
Copyright @ 大爱网 All right reserved. ICP备案号:京ICP备110296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