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良心葛又文,不该被遗忘的战疫英雄
作者:向太阳(编辑)  来源:大爱网  时间:2022/6/29  浏览:524

 

人类良心葛又文,不该被遗忘的战疫英雄!

                                                              向太阳                                 (   来源:金桥智库   

 

        昨天文章《“无毒环境”的红利,值得我们倍加珍惜!》居然扑街了,我非常难以理解。原来说真话最可怕的还不是要冒风险,最可怕的是你说了真话没人相信,还要以为你是神经病。当金钱站来的时候,真理就沉默下去了。

 

      这两年来的疫情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世界,数十亿的生活和工作因此被影响。是的,生活在这个地球上的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它的影响。有人上天堂,有人下地狱,绝大多数的人的幸福感和获得感都因为疫情减少了。

 

 

      这两年发生了很多大事件,如果我要问问大家,这两年全球战疫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是张继先率先吹哨,拉响警报吗?是网红院士去武汉坐高铁的时候拍张照片吗?是李文亮的不幸离世吗?是网红医生作秀大喊“共产党员先上”吗?是武汉封城吗?是武汉医护人员的最美逆行吗?等等。

 

     这样的事件,我们可以举出成千上万件,那么多感人的瞬间,几百部电影都拍不完。但是抛开纷纭的表像,一针见血地直指问题的本质,我们就会发现,我相信未来的历史教科书应该会写上,那就是这两年来的战疫,成千上万的事件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2020122日,葛又文医生在他的朋友圈公布了清肺排毒汤的处方,这才是中国战疫的转折点。

 

 

      因为这个处方一出来,就意味着新冠病毒有了它的天敌,新冠疫情的被扑灭就只是一个时间问题罢了。这种既能够预防新冠肺炎,又能近乎百分之一百治疗轻症、重症和危重症的通用特效药方一问世,就等于判了新冠疫情的死刑!剩下的事情就是把它送到病人的身边罢了。

 

      我这样说,并不是要否定党中央的英明决策,广大医护人员的奋不顾身,以及人民群众的自觉配合等等,因为在整个战疫的过程中,许多事情都很重要,许多人都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政府官员、基层防疫人员、白衣天使等等。

 

      但是,我们要说最重要的,照我看还是这一件。就好像治病,打针喂药的护士很重要,医护的检测仪器设备很重要,甚至给医护看门的保安都很重要,因为社会运行它就是一个系统,每个环节都很重要。但是最重要还是给出诊断和开出良方,药到病除的医生,因为他在整个治病过程中是最核心的,不可替代的。

 

     葛又文就是那个给新冠疫情开出最佳良方的那个医生,是2020年至今整个中国战疫最不可替代的那个医生。鉴于他的无私奉献,鉴于美国已经把他的清肺排毒汤的处方做成了中成药,而他从一开始就在网上无私奉献了他的清肺排毒汤的处方,全世界许多信仰和热爱中医的人都因此受益了。

 

       我们可以说,葛又文是全人类的良心。他原本可以像某些西方的医生或医药公司那样,借机大发横财,如果他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他可组织一个团队,搞一堆公司,收割全世界的财富,甚至是成为世界首富也不是没有可能,而且还可以通过媒体造势给他封神,成为人类的拯救者,名利双收。

 

      然而迄今为止,我们对于葛又文医生的一切知之甚少,甚至连他是哪里人网上都查找不到,他长的啥样子都没有人知道,网上有几张照片都是带了口罩的。武汉疫情的时候,人民日报有一篇文章《清肺排毒汤诞生记》的战疫报道,记载他发明清肺排毒汤的事迹,然后就是石家庄疫情的时候,央视有一篇采访视频请他出镜了,仅此而已。

 

        我们不应该让真正的英雄默默无闻,英雄值得我们永远铭记,而不是被遗忘。我们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崇拜英雄,且不断涌现无数英雄的民族。自古以来,那些为中华民族做出杰出贡献的英雄们,人们用修庙雕像、树碑立传等各种方式来纪念他们。

 

      在网上几乎查不到葛又文的任何个人信息,年龄籍贯什么的统统找不到,只能找到他曾经注册过一家公司叫北京经方药业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0万,是葛又文个人持股的公司,注册时间是2017年,但是目前显示的状态是公司已经注销了。

 

      除此以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信息了,我们只能从媒体浮光掠影的报道中,抓取只言片语的信息片断,去揭开这位战疫英雄的神秘面纱。他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中医吗?他是出生中医世家吗?他是年富力强的中医大学教授吗?是著名医疗机构的主治医生吗?是名校毕业的名师弟子吗?

 

      这些我们所能想到的与他的战疫英雄相符合的身份特征,可能统统都是错的。葛又文的真实身份就是一个民间中医,也就是没有行医资格证,但确实又能治病救人的良医。没有任何头衔(中医科学院特聘研究员的头衔那也是虚的,只是为了报道好看,这种特聘研究员一般都是没有编制、没有工资、没有待遇的三无研究员),没有医师证、没有名医称谓,这恐怕就是不宣传报道他的原因吧,因为会让某些人无地自容,更会影响到他们的巨大利益。

 

       在发明清肺排毒汤的过程中,葛又文至少做出了三个天才性贡献。第一个是迅速判断出来是寒湿疫;第二个是根据“普适、速效和决胜”的原则开出药方,将四种古方增删为清肺排毒汤;第三个就是发朋友圈试药,自己和两个儿子亲自试药。

 

       第一个天才性贡献是迅速判断出新冠疫情是寒湿疫。2020120日,武汉疫情爆发不久,葛又文接到一个急促的电话。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王志勇说,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正在多方搜集相关病情信息和有关中医方剂应对疫情,随后会把最新收集的资料也给你一份,请你尽快研究并提出相应方案。

 

      疫情就是命令,接到电话后,葛又文迅速进入战斗状态。由于每年下半年,葛又文都会根据气候变化等因素,结合中医五运六气理论,研判下一年的易患疾病,特别是岁末年初的流感类疾病一直是他多年来关注的重点。所以他一上来就对武汉的气候进行了分析。

 

      201911月,我国南方突来寒潮且阴雨绵绵,湿气更盛,再加上武汉地处汉江平原,湖泊河流众多,他初步判定新冠肺炎主要是因寒湿而起的寒湿疫。据此,葛又文认为,邪气容易入里且易于传变,致使各个脏器受邪(比西医单纯诊断为新冠肺炎更科学)。此次疫情的病因病机病理复杂,病毒对人体损伤严重,情况可能与2003“非典”有很大不同。

 

     为什么要说葛又文判定寒湿疫是一个天才般的贡献呢?因为自明末发生大瘟疫以后,著名中医吴又可(又名吴有性),在总结治疗明末瘟疫的基础上,著述了中国第一部治疗急性传染病的专著《温疫论》(又称《瘟疫论》,温通瘟),成为此后三百年中医防治瘟疫的最权威著作,我们现在都把流行性传染病叫做“瘟疫”就是从这里来的。三百年来的中医都是照着吴又可的路径来的,照着他的方法防治瘟疫的,而且效果显著。

 

 

      吴又可应该是说是人类瘟疫学的鼻祖,人类传染病学之父。电影大明劫里面就讲述了他的故事,他根据明末瘟疫病毒是从口鼻(也就是通过呼吸道)传染的特征,提出了一系列诊治的方法。我们要知道,明末的大瘟疫从1642年(崇祯15年)开始爆发,蔓延全国,许多地方是整个城镇、整个村庄的人都死绝了,非常恐怖。

 

 

      而新冠疫情也是呼吸道传染的瘟疫,如果是一般的中医,肯定会首先想到用吴又可的成功经验,300年年来中国的瘟疫主要都是温病,照他的方子来治新冠,这样即使出了问题也不用担责。但是葛又文就敢于打破权威,根据自己的理论分析,大胆地作出了寒湿疫的判断。这个不能不说是他的一个天才性的贡献,我们不能不服。

 

       第二个是他开出的清肺排毒汤是一个组方药。做出了寒湿疫的关键判断,下一步当然就是对症下药,拟处方。中医治病讲究理法方药,用药讲究君臣佐使。葛又文依据前期掌握的武汉疫情的有限资料,综合分析本次疫情特点,很快就判断防治武汉疫情不能靠吴又可的《温病论》,而必须从汉代张仲景《伤寒杂病论》这一治疗寒湿疫的经典医籍里寻找良方。

 

       葛又文从接到中医局副局长王志通的电话,仅用了两天时间就拿出了清肺排毒汤的处方。他从诸多处方中选择了将麻杏石甘汤、射干麻黄汤、小柴胡汤、五苓散四个方剂21味药有机组合在一起,化裁为一个新的方剂。删除了人参等几味药材,同时又增加了四味药材,可以说是构成了一个全新的药方——清肺排毒汤。

 

      而且这个全新的药方,他不是以药材为单位,乃是以麻杏石甘汤、小柴胡汤、王苓散和射干麻黄汤四个方剂为单位,以方剂为单位去协同做战,方剂与方剂之间协同配合,使其在同等药量的情况下,产生几倍量的效果,寒湿热毒排出的速度就会大大加快!

 

      这个又是他的一个天才的贡献,以方为单位,而不是以药为单位,这样可以大大加快药效,同时也方便更快的进入治疗环节。就好比建雷神山医院,我不是一块砖、一件建材地去开始建,我是直接搬过去四个大组件,再加以改造,一下子就能建成。

 

      而且因为葛又文删除了这四个方子中的人参等名贵药材,添加了几味廉价的药材,使得一个疗程三天的清肺排毒汤仅仅需要100元!而一般的轻症和重症的新冠患者只需要一个疗程就能治好,严重的重症和危重症也只需要两个疗程就能治好,不但在疗效上秒杀了西医,更在价格上秒杀了西医。

 

 

      第三个天才的贡献就是葛又文为了尽快看到清肺排毒汤的疗效,创造性的发朋友圈试药,自己和两个儿子亲自试药。第一时间将清肺排毒汤的药方公布在朋友圈,这恐怕是葛又文的又一大创举了(临床三期试验,呵呵了)。

 

     我们要知道,葛又文这样做是冒着巨大的风险的。因为他是民间中医,没有医师证,从法律意义上来讲,根本就没有开处方的权利。如果万一试药出了什么问题,他就可能会因为非法行医罪,被抓去坐牢。

 

 

      但是治病如救火,战疫如用兵,为了无数人民的生命,他也顾不得自己的风险了。而且他也不但是发朋友圈给那些染疫的人用药,他还亲自带头以身试药,服了第一付,第二付,第三付,这是一个疗程,后期一共连着吃了15付药,其间不断摸脉,查看舌苔,体会感受,身体无任何不良反应。

 

      也就是说,清肺排毒汤即使正常人喝了,也不会有毒副作用。然后,刚好葛又文的大儿子(5岁)咳嗽,他就把这方子的药量减半,给儿子也服了,很快儿子咳嗽就好了。再后来,他又让3岁的小儿子模仿哥哥的样子按方吃药,一切正常。说明这药成年人喝了没事,儿童喝了也没事儿,普通感冒咳嗽也能治。

 

      而且他的清肺排毒汤的处方在朋友圈公布以后,北京和外地的包括武汉的许多人按方抓药,发烧、咳嗽、乏力等症状明显改善。葛又文认为,正常人、流感患者以及新冠肺炎患者,对于同一方剂的应答反应方向肯定是一致的,只是由于三者体质等状态差异,导致在应答反应时间和程度上会有差异。

 

 

    就这样,葛又文通过前所未有的试药方式(朋友圈试药、以身试药和两个儿子试药,以后别再跟我提什么西医的科学,什么三期临床试验,你西医要是敢照这三种试来试药,我就服你),葛又文确认了清肺排毒汤确实达到了“普适、速效、决胜”的三个原则,而且价格低廉,无毒副作用,才决定上交中医药管理局,用于战疫。

 

      同时也坚定地说:“我来请战!希望能到武汉阻击疫情。”王志勇说:“这是第二次到武汉前线的广安门医院齐文升主任刚刚发来的病例资料,你再好好看看。”

 

      此时的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已经进入了战时状态,最为紧迫的任务就是寻找一个有良好疗效乃至特效的核心处方。北京中医药大学副校长王伟教授加入这场筛选有效方剂的战斗,一直在对新冠病毒感染的临床病例情况进行收集和分析。

 

 

 

     在看到葛又文拟好的方剂,王伟如获至宝,赞叹说,这个处方包含了源自张仲景《伤寒杂病论》的几个名方,融会贯通、古方新用、创新组合。

 

     当天下午葛又文的清肺排毒汤就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在中国中医科学院会议室,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央文史馆馆员王永炎指出,300年来,传染病一直是以温病为主,而新冠肺炎是“寒湿疫”,因此是对中医药的挑战、大考,也是创新的机遇。伤寒论主要为救治寒湿疫而著,倡导用麻黄附子细辛汤合桂枝去芍药。

 

      而在武汉一线,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仝小林通过接诊患者,同样认为新冠肺炎为“寒湿疫”。国医大师、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主任医师薛伯寿一直关注新冠肺炎的防控和救治,再次建议将“湿疫”改为“寒湿疫”。

 

      就这样,葛又文关于武汉新冠疫情为寒湿疫的判断得到了专家们的认同,他所开出的清肺排毒汤药方也脱颖而出,成为中国战疫胜新冠疫情的重要法宝。如果说新冠病毒是死神的镰刀,而么清肺排毒汤就是明镜高悬的法官,宣判了新冠病毒的死刑。

 

    关于葛又文和清肺排毒汤,今天就先讲这些,太长了怕大家看着累,往后再写续集,一直到葛又文的战疫贡献得到全国人民的认可,一直到葛又文的战疫功劳得到全世界人民的认可。他应该成为人类的良心,全球医学界的泰斗,在他面前什么特蕾沙、南丁格尔、福奇、病毒猎手都不算啥什么。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为葛又文医生的大爱设立一个奖项,就叫葛又文奖,并且把它打造成为全球中医界的最高奖项,成为超越诺贝尔医学奖的伟大奖项,毕竟全世界那么多拿了诺贝尔医学奖的人,在新冠疫情面前束手无策,而葛又文拯救了中国,也相当是拯救了世界!

 

      我们中国今天能够享受到战疫胜利的成果,享受到无毒环境的红利,我们第一个要感谢的就是葛又文和他的清肺排毒汤。实践证明,瑞德西韦不是神药,不是人民的希望,清肺排毒汤才是!葛又文才是最值得我们表彰的战疫英雄,他的无私奉献才是最值得我们感恩的!

 

      至今西医界仍然不肯承认错误,不承认清肺排毒汤是特效药,不认可葛又文和广大民间中医做出的卓越贡献,包括像《中国医生》这样的电影,公然歪曲事实,指鹿为马,愚弄亿万民众。真的是令人感到悲哀和气愤,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够真正做到实事求是?人命关天啊,怎么可以拿14亿人的生命健康当作儿戏呢?

 

 

      《大明劫》中,吴又可的命运同样让人唏嘘不已,这样的一位名医,人类瘟疫学的鼻祖,传染病之父,拯救了无数人的战疫英雄,没有死在病毒和疫情手中,最后却是死在了满清王朝的“剃发令”手里,面对满清“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野蛮政令,吴又可坚决不剃发,从容就义。我们坚决不能让这样的悲剧重演。

 

责任编辑:向太阳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才汇聚 | 互信同心 | 大爱基地
Copyright @ 大爱网 All right reserved. ICP备案号:京ICP备110296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