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一个大写的女人
作者:盛 英  来源:大爱网  时间:2011-7-14  浏览:2241

冰心她活出的,是冰心文学这个大事业;以一颗大爱之心安抚读者受伤、受惊、劳顿、破碎的心。

冰心有句名言:“一个人要先想到自己是一个人然后想到自己是个女人或男人”。冰心作为人,她是个大写的人;作为女人,她则是位大写的女人。冰心她活出的,是冰心文学这个大事业,以及她以爱为核心的崇高灵魂;就这个意义而言,她已达到了大写的人的境界。冰心以一颗“有了爱便有了一切”的爱心,既能安顿自己与亲人灵魂,又能安抚读者受伤、受惊、劳顿、破碎的心的———大爱之心、大母之心。冰心的大母之心,使她具有虽理想化、但却较为健全的性别观念和心理,致使她终于成为了一个大写的女人。

我先说说冰心是个大写的人。

“五四”运动以来,冰心近80年的文学生涯,既领引了问题小说的思潮,又开启了小诗运动的先河;既为中国现代儿童文学的祖母,又同丁玲一起在中国现代女性文学领域升起了双子星座;既创建了“白话文言化”、“中文西文化”的冰心文体,又以顺、真、美译笔为“信、达、雅”文学翻译标准竖起了标杆。之所以称冰心为大写的人,还在于她那植根于爱的精神高度、思想深度和人性厚度。

关于冰心的精神高度,以往人们总以为冰心柔而乏刚,是晚年她那大量洞察世事、针砭时弊的杂文、随笔,才改变了这个偏见。《我请求》、《我感谢》中“吐出喉头骨鲠”的勇气,令人感佩;《五行缺火》中为自己“烫手”文章所作的解释,让人体味了她的机智和幽默;《不要污染日本子孙万代的心灵》中,因日本历史教科书事件所激起的“怒潮翻滚”,更引起了人们对她傲骨的敬重……

再说说冰心的思想深度。冰心有关爱的哲学,有关生死、战争问题的思考,似乎偏于感性,但透露出作家心灵的震颤和对社会、人生最真切的体验,从而有了对人性、人类性思考的深度。冰心由感性的文学语言所呈现的思考、体验,正是她思想深度之所在。

以生死之思为例。冰心青年时代受泰戈尔大调和思想影响颇甚;她认为生与死,贫与富,物与我,智与愚均可调和;生和死同样能以爱来调和。当母亲将亡之际,冰心和家人含着悲痛,提前过阳历新年;还为父亲暖寿,故作娇痴地佯问母亲做新娘时的光景;以让母亲多享受一下“生之趣”。而当丈夫先她而走时,她完全按老伴遗嘱办理后事:“不向遗体告别,不开追悼会……”镇定、从容地对待亲人的最后大限。

再以对战争的思考为例。冰心对战争的体验,从她聆听父亲讲述“甲午海战”就开始了。冰心晚年曾想以此为题材写长篇,但刚开了个头,却边写边哭,无法进行下去。从仅留下的不到五百字的小说《甲午海战》看,她对日本军国主义者怀有深仇大恨。但是,她从未将自己的怒火转嫁给日本人民;恰恰相反,对于日本人民,她始终真诚相待,理解他们的痛苦,并期待两国人民携手合作、共同进步。日本朋友给予了冰心崇高评价,亲切称她为“‘爱'的女作家”。

下面再说说冰心的人性厚度。“爱在右,同情在左”的经典名言,道出了冰心极其善良的本性。张洁同冰心素有交往,喊冰心为“娘”;张洁她母亲亡故时情绪十分低迷,冰心就安慰她道:“你不要太过悲伤,你的母亲去世了,可是你还有我这个娘呢,你这个娘虽然不能常常伴在你的身边,但她始终关爱着你。”

下面我再说说冰心是个大写的女人。

说冰心是大写的女人,最重要的原因是冰心具有健全的性别观念,在冰心看来,女性不宜男性化,否则会造成不健全的性人格。冰心具有一种为人为女的统一观,这个观念又和女性争取权力和妇女解放事业联系在一起并相一致。

为人为女统一观,首先是女性社会责任与家庭职责的统一。冰心相当重视女性在家庭中的位置及其作用,她一方面强调女性在公共领域中的社会责任与义务,但另一方面对女性须担当起家政职责也看得很重。

为人为女统一观,还表现在对妇女解放和普及教育的统一,女性参政和参政女性高素质的统一,反对性别歧视和赞美女性的统一,以及重女和不轻男的统一。冰心发现,女性的不幸往往是因为她们“没有受过学校的教育”,她一辈子呼吁科教兴国,尤其重视教育事业的发展。冰心对妇女参政也很重视,当小女儿吴青当选人民代表(海淀区、北京市代表)时,冰心要求她“为了人民的利益”,“要敢说真话”。冰心也一贯反对性别歧视。冰心认为,女性因为她们的爱、美、善、温柔和光,而成为优秀、漂亮的性别。当然冰心也不轻视男性,她在《关于男人》的序言中说:“我觉得我这一辈子接触过的可敬可爱的男人,远在可敬可爱的女人们之上。对于这些人物的回忆,往往引起我含泪的微笑。”

冰心成为大写女人,还在于她那既现代又传统的家庭婚恋观。冰心的婚恋观主要有四点:一是“恋爱犹之宗教,一般的神圣,一般的庄严,一般的是个人的。”二是“智识阶级的爱是人格的爱。人格的爱,端赖于理智。”三是“爱———真挚的和专一的爱———是婚姻的唯一条件。”四是“在恋爱自由前提下,看重父母的意见”。这些观念在冰心的许多作品中都有表现。

冰心成为大写的女人,更在于她创立了母爱文化。我以为,冰心母爱文化果然不再停留在感性层面上,它已是一种信仰、精神、思想;尽管它以体验方式呈现,但却符合人的理性原则,是自成体系的。

第一,冰心视母爱为“开天辟地的爱情”,她认为,原始社会是一个“不分贫富贵贱,没有人造的制度阶级”的世界,那时,“人类在母亲的爱光之下,个个自由,个个平等。”人类走到今天,高度物质文明竟然带来无穷灾难,带来极权政治和战争,带来对人类文化的摧残和破坏;人类何不从原始大母神那里,从母系社会的“爱光”中,去探寻人类命运的未来呢?

第二,冰心认为母爱是“神圣无边的爱”。作为圣爱的母爱可以这样理解:一是母亲犹如造物主般将爱的种子撒向宇宙万物,让宇宙万物都有了情。二是母亲的爱,不仅爱自己的儿女,还爱了天下的儿女、天下的母亲。于是,天下母亲和母亲,儿子和儿子,都因母爱而永远地牵连在一起,永远地互助同情,永远地互不遗弃,“完全结合”终于织成“万全之爱”的网络;以母爱为核心的爱网,也果然产生出巨大力量———爱力的流转运行,推动了世界的前进,引领着世界走向光明。

人们对于冰心的母爱文化,总觉得它过于地超凡入圣而显得虚幻,是个乌托邦。我想,任何一种文化绝不可能独占整个文化空间,但它若能以自己的思想、才情,给人以灵感、想象和力量的话,它就能生存和发展。冰心母爱文化就属此类。

第三,冰心视母爱为灵魂的安顿和拯救,是人类精神世界最好的安抚剂和升华液。冰心笔下的母爱,不仅让作品里的何彬们转变了悲观心境,改善了冷漠的人生态度;同样让现实中的“超人”们备受摧残的心灵得以宁静和优化。谢冕谈过冰心母爱文化对他的滋养和教诲,他说,是冰心作品使他在那失去理智的年月里,虽遭受何等的磨折和威逼,却依然激荡起对人类慈爱之心的渴念,心灵得到柔化和慰抚。总之,在冰心母爱文化里,充溢着大母精神的众多元素,如无私、牺牲、坚韧、接纳、宽容、关怀、同情、博爱、温柔、智慧、美丽等,正是这些大母精神元素,终于使冰心———这位大写的女人形象熠熠生辉、光彩夺目。

                                                                                  盛英(天津作家协会研究员)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才汇聚 | 互信同心 | 大爱基地
Copyright @ 大爱网 All right reserved. ICP备案号:京ICP备110296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