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红岩》里漏掉的一段故事
作者:阎焕东  来源:大爱网  时间:2011-7-14  浏览:2003

      江竹筠(江姐)

      前些天,应友人之约写了一篇重读小说《红岩》的短文,使我自然地想到小说中江姐的感人形象和事迹。江姐被捕后,受到敌人的严刑逼供,几次昏厥。醒来后,听到打手们狼嚎般的狂叫,她稍稍缓过神来,平静地回应:“上级的姓名、住址,我知道。下级的姓名、住址,我也知道……这些都是我们党的秘密,你们休想从我口里得到任何材料!” 

      穷凶极恶的特务、打手扑上去又是一阵毒打,不同的刑具轮番使用,但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江姐的英雄品格和钢铁般的意志深深打动着亿万读者的心,可歌可泣,令人钦敬!

       但也有人不大理解,虽然不一定说得出口,心里总不免有一点疑问:这样一个清秀文弱的女子,和常人一样的血肉之躯,何以能如此坚韧、顽强?何以能忍受得了如此的酷刑?

       其实,作品中江姐自己已经做出了回答。在敌人轮番的拷问之后,她清楚地告诉面前的打手:“竹签子是竹子做的,共产党员的意志是钢铁。”

      答案就在这里:她的信仰和意志赋予她一副铮铮铁骨,她胸中的豪气何止千丈、万丈!

      在小说《红岩》中,江姐的坚韧、刚强,她的不屈不挠、大义凛然,自有其内在的精神逻辑,这使她决不会有别的选择。而在事实上,生活中的真实的江姐——小说《红岩》中江姐的原型江竹筠,面对敌人的酷刑所表现的,还不止如此。

        这里我想讲一个细节。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小说《红岩》出版不久,大约是一九六二年或一九六三年吧,作者之一的罗广斌到北京开会。那时我正在人民大学与中科院文研所合办的文学研究班读书,学校请罗广斌来作报告。记得罗广斌讲到,《红岩》出版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听到了各种各样的意见。有一天他遇到原国民党特务头子、后来的起义将领康泽,谈到《红岩》,康泽说了一件事。康说,江姐的原型江竹筠被捕后,审讯时的情况他知道。他见过小说中那个“毒蜘蛛”徐鹏飞的原型,他们很熟。“毒蜘蛛”对他说,审讯时用过多种刑具,全都无效。这时有人提议:把江姐全身扒光,看她怎么样!?说完就要动手。

       就在这时候,一直咬牙忍刑、默无一言的江姐突然爆发了!她厉声怒喝:“你们想要干什么?你们太卑鄙、太无耻了!想侮辱我吗?想用这种卑鄙伎俩达到目的吗?妄想!要知道,你们侮辱的不是我,是所有的妇女!你们在向人类挑战,你们就是地地道道的禽兽!来吧,你们来扒我的衣服吧!过来仔细看看,看与你们的母亲、你们的姐妹、你们的妻子和女儿有什么不同……你们这些猪狗不如的东西,你们要侮辱的不只是我,是你们的母亲、妻子、姐妹和女儿,是天下所有的妇女,是人!你们这样下流,还能算是人吗?!无耻啊,你们这些猪狗不如的东西!”

       在场的“徐鹏飞”们彻底惊呆了,谁也说不出一句话。

末了,老特务“毒蜘蛛”摆摆手,让把江姐拖下去。这场审讯,就此收场。

       听了这个故事,全场一片唏嘘,肃然,默然。

罗广斌说,这应该说是小说《红岩》里漏掉的一段故事。他说,在写《红岩》之前,他和杨益言做过许多调查研究,访问过许多人,搜集、整理了近千万字的资料,还写过三百份狱内外烈士的小传,却没有见过康泽,也没有看到或听到过上面所说的这样的材料,实在是个遗憾!以后《红岩》有机会再版,一定想法把这段内容补进去。他深有感触地说,生活总是比艺术更丰富,像这样的故事,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仅凭想象怎么也不会想出来,甚至也不敢去想!他还说,他们在小说中所写到的,肯定是挂一漏万,英雄们的行为和事迹,一定比他们所写的更丰富、更动人、更崇高!

       多少年过去了,这个故事一直深深地刻印在我心里,难以忘怀。有时夜深人静,在特殊的环境和心境下,似乎还会隐隐听到江姐怒斥特务、打手的声音,心里总会生出一阵阵感动。这也使我对江姐和她的战友们的精神、品格和事业有了进一步的理解,也更增加了由衷的敬意。我常想,我们的民族能有这样一批优秀儿女和战士真是幸事!今天的我们能有这样一批距离我们并不遥远的前辈也真是幸事!我们应该更多一些懂得他们,更多一些了解他们为了今天和明天所做的多种多样的斗争和牺牲,并更多一些献上我们作为后辈的应有理解和敬重。这对我们以后怎样认识和对待生活会有意义。

       所以,我把这个故事讲出来,希望能与朋友们分享。

 

        本文摘自《中国文化报》2011年7月11日第3版 作者:阎焕东 原题为:小说《红岩》里漏掉的一段故事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才汇聚 | 互信同心 | 大爱基地
Copyright @ 大爱网 All right reserved. ICP备案号:京ICP备110296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