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不倒》:无声世界中最美妙的音乐
作者:邰丽华  来源:大爱网  时间:2011-5-26  浏览:4241

【编者心语】
   邰丽华从无声世界走来,用她的心灵,用她优美的形体语言,用她对事业和人生火一般的大爱,让“千手观音”一鸣惊人。她用舞蹈告诉世界:这就是中国残疾人的特殊艺术。
 

                                                         无声世界中最美妙的音乐

 

                                                                                                             邰丽华 自述

   小时候我有一个梦,梦想有一天我能在舞台上轻舞飞扬。如今,我知道,是大家的爱让我实现了这个梦想。

   现在,我的梦是希望聋人可以“听”得到、盲人可以“看”得到、肢残的朋友可以“行走”。——邰丽华

   

                                  舞蹈是我生命的另一种语言

   2岁时,因为高烧注射链霉素,我永远失去了听力,说话能力也随之丧失。从那以后,我虽然生活在无声的世界里,却茫然不知。直到5岁那年,幼儿园的小朋友轮流蒙着眼睛玩辨别声音的游戏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和别人的差异,顿时伤心地哭了起来。

   因为失聪,我的人生变得残缺。我听不见大自然的虫鸣鸟叫,听不见父母的轻声呼唤,听不见……但正因为这份残缺,我发现了生命中另一种语言——舞蹈;也因为这份残缺,我取得了现在的成就。在我心中,舞蹈是一种看得见的、彩色的音乐,是一种能够表达我内心世界的最美丽的语言。

   我7岁进入宜昌市聋哑小学。学校里有一门特殊的课程——律动课:老师踏响木地板上的象脚鼓,把震动传递给站在木地板上的聋哑学生。“砰、砰、砰……”,那有节奏的震动,通过双脚传遍我的全身。一刹那,我震颤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的体验,就像一股强大的电流撞击着我的心,令我情不自禁地趴在地板上,用整个身体去感受那最美妙的声音,我兴奋极了!那一刻,我发现,那是一种属于我自己的语言,一种可以让我尽情表达对生命感悟的语言。从此,我对舞蹈产生了深深的迷恋。

   13岁,我只身到武汉上中学,舞蹈方面的才艺开始在一些场合崭露头角。15岁,我幸运地被中国残疾人艺术团选中,此后,开始正式接受舞蹈训练,过起了边学习边练舞的生活。刚开始学习舞蹈的时候,我的舞蹈基本功是最差的,甚至连踢腿都不会。老师考查我的第一个舞是《雀之灵》。对于没有专业基础的我来说,这几乎是一个天堑。压腿不到位,提腿不准确,手位不协调——在老师看来,我关于舞蹈的一切似乎都不尽如人意。最后,老师干脆将我一个人扔在了排练室里。

   任何困难都无法阻止我继续跳舞。我每天挤出大量的时间练舞,练得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这种努力终于让我获得了回报。起初,我只能原地转几个圈,半个月以后就能转到二三百圈。我凭着记忆、重复、再记忆完成了《雀之灵》。

   17岁,我给自己重新确立了一个人生目标:考上大学。我深知知识对一个人的重要性。1994年,我和普通人一样通过高考考上了湖北美术学院,成了这所大学里的第一位聋人学生。我学的是装潢设计,由于无法听老师讲课,学习上遇到了很大的困难。每次,我都坐在第一排,用眼睛看老师的口型,看老师的板书,用心领会。下课后,我借同学的笔记,认真抄写领会。我只能比大家更加勤奋努力,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4年的大学生活飞快地过去了,我不仅以优异的成绩拿到了美术专业的大学学位,同时还获得了文学学士学位。我设计的《珍酒系列》包装,还在湖北省获了奖。我很庆幸自己学了4年美术,因为这可以让我在表演的时候,把音乐转化成色彩和美丽的图画。

                                      用感恩的心前行

   人生,都有圆有缺有满有空,这是你不能选择的。但你可以选择看待人生的角度,多看人生的圆满,然后带着一颗快乐感恩的心去面对人生的不圆满。我从小就很乐观,而这种心态主要源于家庭,源于学校,源于朋友。

   也许由于从小失聪,父母和身边的人就多给了我一份关爱和呵护。我还清晰地记得父亲省吃俭用给我买的第一双舞鞋。小时候,我非常渴望拥有一双自己的舞鞋。可是家境困难,为了给我治病,家里早已负债累累,母亲也辞掉了工作,全家的生活重担落在了父亲一个人身上,我们就靠他每个月50多元的微薄工资度日。可是细心的爸爸还是发现并满足了我那奢侈的愿望。生日那天,他给我买了一双白色的舞鞋。要知道那时候一双舞鞋可是我们全家半个月的生活费!手捧那珍贵的、洁白的舞鞋,我真害怕踩到地上把它弄脏了。我在床上跳啊跳啊,脸上流淌着幸福的泪水!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武汉市第一聋哑学校,当上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然而我感受最深的,还是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始终与我相伴、给我鼓舞和力量的舞蹈生涯。

   作为一名聋哑人舞蹈演员,虽然我的艺术道路并不平坦,而且洒满了艰辛和汗水,但更是铺满了阳光和梦想。

   对于一个舞蹈演员来说,艺术生命是有限的。如果身体允许,我会一直在台上展示自己最美的一面。如果不允许,也将把所有的东西都毫无保留地传授给艺术团的孩子们。

                                            用平和面对一切荣誉

   从15岁开始,我就随着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在国内外访问演出。迄今为止,艺术团已经踏遍祖国的山山水水,出访过60多个国家和地区。

   1992年,在著名的意大利斯卡拉大剧院,举办了被称为人类艺术盛会的“无国界文明艺术节”。前来演出的都是世界上著名的舞蹈家、音乐家。我们是唯一的残疾人艺术表演团,被赞誉为“美与人性的使者”。

   2000年9月,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来到世界顶级的艺术圣殿——纽约卡内基音乐厅。那富丽堂皇的展室、走廊以及前厅,挂满了100多年来在这里演出过的世界上最著名的艺术家肖像,以及许多经典剧目的海报。在这里,我一幅一幅地巡视,想找到一张我们中国人的照片。突然,一幅我身穿《雀之灵》演出服的巨型海报,出现在我的眼前,令我大吃一惊。那是卡内基音乐厅里唯一一张来自中国的剧照。刹那间,我惊呆了!滚烫的泪水禁不住夺眶而出。

   在波兰,我演完舞蹈《雀之灵》之后,谢完幕,就退到后台换下服装,准备下一个节目的演出。这时,主持人来到后台对我说:台下全体观众,包括波兰总统夫妇,一直不停地鼓掌,等着你再一次到台前来,和大家见见面。可是,看到我已经卸下装,在换下一个节目的衣服,已不便再出场时,她只好遗憾地走到台前对观众说:“对不起,由于演员是一位聋哑姑娘,她没有听到大家这么热烈的掌声和邀请声,正在换服装准备下一个节目的演出,无法再出来和大家见面。”不少观众还为我听不到他们热情的掌声而流下了热泪。

   2003年6月中旬,我们成为内地第一个,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在“非典”时到香港演出的艺术团体。面对肆虐的“非典”,人们到底能不能来看演出?当时大家心里都没有底。但是演出那一天,人们提前一个小时,从四面八方来到香港文化中心,纷纷摘下口罩,相互问候,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失去了听力,我是不幸的,然而我又是幸福的。祖国和人民将全国劳动模范、中国青年五四奖章、巾帼英雄和全国残疾人自强模范、感动中国人物等荣誉授予我这样一个普通的残疾女孩儿。我和我的伙伴们一直用一颗平凡、朴实的心面对我们所获得的一切。现在有很多事情需要我们继续努力,我们希望全世界更多的人欣赏我们的特殊艺术。

   我想用自己的经历告诉世人:

   残疾不是缺陷,而是人类多元化的特点。

   残疾不是不幸,只是不便。

   残疾人也有生命的价值。

   我们残疾人不仅仅渴望“平等”参与,我们正在以自己的智慧和意志,和全人类一起,共创美好明天!(阿旋整理)

   (本文摘编自《大爱不倒——60位爱心人物的生命之光》,山川主编,中国青年出版社2010年3月出版)

       中国教育报 2011-01-31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才汇聚 | 互信同心 | 大爱基地
Copyright @ 大爱网 All right reserved. ICP备案号:京ICP备11029600号